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语文【小学版】

教语文能用好教材,举一反三者则事半功倍

 
 
 

日志

 
 

青年教师读书会  

2007-11-01 15:45:38|  分类: 读书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区青年教师,你们好!从今天起,我们在这里开始我们的前年教师读书会活动.

                  希望全区各个学校的45岁以下的教师,把自己在8小时以外的时间里,所读的文学\

          艺术\教学(理论或者

                  杂志期刊等,可以发表感言,可以抒怀,可以推荐,可以交流心得,可以讨论某一问题......

           通过这个活动,给大家

                   一个交流的平台,沟通思想,切磋技艺,探讨人生和教学,结识朋友,同时也可以看看我们

           各个学校教师的学习动态.希望落款留下:某校的某老师,以便其他老师对应讨论.希望和欢

           迎大家踊跃参与.

 

                       喜欢读书,很高兴能通过读书会这个平台和大家交流。现把我的一篇读后感发上来,期望能与大家共同探讨!

                        热情的恬淡  入世的隐逸
                                 ——读《汪曾祺文集》有感
    《汪曾祺文集》封面上写着——“汪曾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心中不禁好奇: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该是什么模样?他会写些什么呢?
    带着这份好奇翻开了文集,跟随汪先生一起流连于高邮小镇和京畿里巷,一起重访文化界的故旧师友、西南联大的师生、北京京剧团的“五大头牌”,一起品尝四方美食……一街一巷,一人一事,一草一木,皆恬淡自适,清明淡泊,像一泓清幽碧绿的湖水,让人流连忘返;像一树素雅恬淡的花,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伟业,没有激动人心的慷慨激昂,没有跌宕起伏的情感波澜,先生将目光投注到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在静静中徐徐展开,在淡淡中娓娓道来。那是一种饱经风霜后的不动声色,历尽沧桑后的平和安详,纵览绚烂后的返璞归真。淡到极处之后,反而有着繁复的人生深意蕴涵于其中,犹如王维的田园诗,寂而不凄,淡而有韵。
    汪曾祺先生年轻时就读于西南联大,这所抗战时期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联合组成的大学,拥有全国首屈一指的师资阵容,大师云集,群星灿烂,陈寅恪、钱钟书、王力、朱自清、沈从文、金岳霖、冯友兰、闻一多等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汪先生笔下的联大教授们,风格迥异,个性彰显,率性自然:金岳霖教授与学生之间的自由辩论令人莞尔,捉虱趣闻和斗鸡取乐更是显出一派天真;“何妨一下楼主人”闻一多先生点燃烟斗,打开笔记,开讲:“痛饮酒,熟读《离骚》,乃可以为名士。”;吴雨僧先生讲“红楼梦”,听课的学生很多,女生尤其多,他一进教室,看到有些女生站着,就马上出门,到别的教室去搬椅子,直到所有的女生都已坐下方才开始讲课,以行动体现了“贾宝玉精神”;罗庸先生讲杜诗,不带片纸,不但杜诗能背写在黑板上,连仇注都背出来;沈从文先生教写作,写的比说的多,常常在学生的作业后面写很长的读后感,还会介绍一些与学生作品写法相近的中外名家的书,让学生在对比借鉴中学会写作,因此他每次走进教室里时总是夹着一大摞书。
    联大教授讲课从来无人干涉,想讲什么就讲什么,想怎么讲就怎么讲。有一位曾在联大任教的教授到美国讲学。美国人问他:西南联大八年,设备条件那样差,教授、学生生活那样苦,为什么能出那样多的人才?(有一个专门研究联大校史的美国教授以为联大八年,出的人才比北大、清华、南开三十年出的人才都多。)这位作家回答了两个字:自由。
    汪曾祺的散文展现了知名教授、京剧名优的风采,更描绘了闹市中的闲民,胡同内的平民,城镇里的贫民。在他的眼中,那个车站边小屋里的七旬老人,“平平静静,没有大喜大忧,没有烦恼,无欲望亦无追求,天然恬淡,每天只是吃抻条面、拨鱼儿,抱膝闲看,带着笑意,用孩子一样天真的眼睛”,是一个活庄子;在他看来,剃头师傅、磨剪子的工匠、算命的盲人,是胡同文化的组成部分;在他的心目中,“风俗是一个民族集体创作的生活抒情诗”,“风俗中保留一个民族的常绿的童心”,它使一个民族永不衰老。
    汪曾祺的兴趣不在寻求重大的题材和奇特的人物,而是一往情深地游弋于普通人之中,用平淡如水的言语叙说市井村落的细碎琐事,“用充满温情的眼睛看人,去发掘普通人身上的美和诗意”,描摹出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和生命形式。民间的饮食、民间的人物、民间的风俗、民间的服饰无一不成为汪老的审美对象,经过他的妙笔浸润,展示在读者面前的是一幅幅丰富多彩的百姓生活图,透露了作者深切而纯朴的民间情怀。(未完待续) 
     

他的导师沈从文先生曾说过一段话:这世界上或有想在沙基或水面上建造崇楼杰阁的人,那可不是我。我只想造希腊小庙。选山地作基础,用坚硬石头堆砌它。精致,结实,匀称,形体虽小而不纤巧,是我的理想的建筑。这庙里供奉的是“人性”。

    汪曾祺和他的导师一样,静观世事的变换和兴衰,感受生活中的欢乐和温馨,以平常心写平凡人,以平常意写平凡事,“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谐”,是“对人的关心,对人尊重和欣赏”,是“健康的人性”。

    汪老的一生跌宕起伏,体验了年轻时谋职无着的悲观苦闷,打成“右派”时对着马铃薯画图谱的落寞孤寂;也经历了受到江青赏识担任《沙家浜》编剧、获得登上天安门的“政治殊荣” ,年近七旬“大器晚成”,国内外普受欢迎的得意之时。颠簸在命运的载浮载沉中,起伏于世事的变换莫测间,汪老晚年的作品却充满了温情与恬淡,始终让一种内在的欢乐情绪弥漫在作品之中,因为他认为“我们有过各种创伤,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

    读完文集,这位身上洋溢着浓郁的传统文化气息,具有一种东方式的古典智慧的“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 “热情的恬淡”和“入世的隐逸”,是他所说的“一个人,总应该用自己的工作,使这个世界更美好一些,给这个世界增加一点好东西。在任何逆境之中也不能丧失对于生活带有抒情意味的情趣,不能丧失对于生活的爱。”(全文完)

                                        红钢城小学    杜艳芳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