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语文【小学版】

教语文能用好教材,举一反三者则事半功倍

 
 
 

日志

 
 

语文天地  

2007-12-30 18:31:15|  分类: 读书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是个大观园,尽显风光;语文是座大茶馆,无所不谈;语文也是个后花园,尽显喜好;语文还是个大澡堂......

           

 

    一、经常用错的称谓词是:家父。如在问候别人时说:“家父最近身体好吗?”在汉语词汇系统中,“家父”属于谦辞,只能用来称呼自己的父亲;称呼别人的父亲,习惯上用敬辞“令尊”。    

    二、经常用错的佛教词语是:无间道。如:“陷入了留学无间道”,“面对股市,学会避开无间道”。自从电影《无间道》问世以后,“无间道”便成了一个流行词语,媒体常用它来表示失败、痛苦或灾难。其实这是以讹传讹的结果。电影片名为“无间道”,说的却是“无间地狱”。佛教中“无间道”是信徒修炼的一个阶段,“无间地狱”是八大地狱的第八狱,入此地狱者将永受痛苦,无有间断。两者具有不同的含义。 

    三、报纸上常见的搭配错误是:戴上紧箍咒。如:“给权力戴上紧箍咒。”在《西游记》小说中,只要唐僧一念紧箍咒,孙悟空头上的金箍便要收紧。金箍是可以戴的,而紧箍咒是咒语,只能念不能戴。

    四、地名中容易混淆的字是:州/洲。如:“月儿弯弯照九洲,几家欢乐几家愁。”“九洲”的正确写法应为“九州”。“州”本义为水中陆地,后用作行政区划名称,水中陆地义也改用后起区别字“洲”来表示。“九州”为中国的代称。     

    五、新闻中容易用错的词语是:娈童。如:“杰克逊娈童案落下帷幕”,“网络惊现娈童犯黑名单”。在这类新闻中,“娈”字一律被理解成了动词,指“性侵犯、猥亵”等犯罪行为;其实它是形容词,义为美好的样子。“娈童”则是一个有特定含义的词语,专指被当作女性玩弄的美少年。  

    六、书面文字中经常混淆的词语是:权力/权利。如:“业主的合法权力应该得到保障”,“政府干涉经济生活的权利应该受到限制”。在这两个例子中,“权力”应为“权利”,“权利”应为“权力”。“权力”是政治上的强制力量,或者是职责范围里的支配力量,它是以别人的服从和执行为前提的;“权利”则和义务相对应,它是以依法获取或者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为特征的。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七、成语运用中常见的词形错误是:唇枪舌战。如:“法庭上一番唇枪舌战,谁也没说服谁。”汉语词汇中有“唇枪舌剑”,义为唇如枪,舌如剑,形容争辩激烈,言辞锋利;也有“舌战”一词,《三国演义》中有“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情节,“舌战”指口头交锋。“唇枪舌战”显然是两者杂糅的产物。     

    八、商品名称中的常见用字错误是:碳烧(烤)。如:“碳烧咖啡”“碳烤月饼”“碳烤牛排”,等等。“碳烧(烤)”均应为“炭烧(烤)”。“炭”指木炭,用木炭烧烤食物,是一种传统的食物加工方法,它可以使食物带有独特的芳香;而“碳”是一种化学元素,无法直接用作燃料。      

    九、计量单位中常见用字错误是:吋。如:“52吋液晶电视”。“吋”是一个淘汰字,应该改用“英寸”。1977年国家发出《关于部分计量单位名称统一用字的通知》,淘汰了部分计量单位的旧译名用字,“吋”字是其中之一。在涉及计量单位时,首先要考虑使用法定计量单位;因故做不到这一点时,必须保证用字规范。      

    十、引用古诗名句的常见错误是:“海上升明月”。每到中秋节时,媒体上常会引用“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但往往把“生明月”误为“升明月”。这两句诗出自唐代诗人张九龄的《望月怀远》。一个“生”字气象万千,出神入化,是诗中的传神之笔;误为“升”字则成了直白的写实,既不忠实于原著,又削弱了诗的意境。 

“创意”一词,如今已是大红大紫,风行全国。最初见到那阵,却总觉得看不顺眼。翻阅手头的《现代汉语词典》,横竖寻觅不到踪影。记得在一次笔会上,有人曾断定这厮“非我族类”,主张“封杀”勿论。谁知言犹在耳,一天偶查《汉语大词典》,竟发现“创意”赫然在编,原来早在王充的《论衡》中便有用例,称得上是汉语词汇中的“老祖宗”呢。一个词语的沉浮,也许可以看出一个民族的心理轨迹。

    何谓“创意”?新版《现代汉语词典》终于可以找到解释:“有创造性”的想法和构思。凡是称得上“创意”的,总该有独特的立意、饱满的激情和卓越的智慧。然而,说来可怜,在实际语言运用中,“创意”往往成了狗皮膏药,成了万应灵丹,名为创意,其实也许是昏招,是漂亮外表包裹下的馊主意。

    一次路过街头糖炒栗子摊位,只见现炒现卖的大炭炉旁边,竖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宣传牌,上书四个大字:“糖炒票子”。“票”字显得十分触目。有好事者提醒摊主,这个“票”字是个别字,不是“糖炒票子”,是“糖炒栗子”。摊主摇头,耸肩,露出一脸的不屑说:“这是我的创意啊。你们知道吗?‘票子’比‘栗子’更具有吸引力。你们买到的是栗子,我赚到的是票子。‘糖炒票子’,——不正如崔永元的节目‘实话实说’吗?”真想不到,原来老板是创意大师,我们只能在别字面前吃瘪。

    去年上海曾举办过一场演唱会,这场演唱会有个怪怪的名字——“爱那莫深”。演唱者是当代华语歌坛的两位“大姐大”人物:一位是那英,一位是莫文蔚。据说开唱那天,那英和莫文蔚珠联璧合,姐妹情深,台上台下泪飞如雨,演出取得空前成功。可“爱那莫深”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对歌坛陌生如我辈者,百思而不得其解。为此,我曾请教过身边的一些白领人士。

    有人说,“那”是那英,“莫”是莫文蔚,“爱那莫深”——爱那英、莫文蔚爱得最深。也有人说,“莫”是副词,“爱那莫深”就是爱那英,不要爱得太深,否则你难免会受伤的。还有人说,“爱那莫深”是“爱那么深”的谐音,至于“那么”深是多少深呢,你就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吧。后来还是一位“娱记”一语道破天机:“起这样的名字是演出公司的创意。他们想要的就是这种若即若离、似通非通的效果。语言在可解而又不可解之间,是最具有杀伤力的。你们注意演唱会的名称,不正说明他们的创意达到目的了吗?”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原来“爱那莫深”暗藏玄机,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入了别人的彀中。

    在现实生活中,类似这样的创意,经常会不期而遇。日前,上海街头推出了一则公益性的交通广告,上面的广告语是:“时间成可贵,生命价更高”。它告诫人们要注意交通安全,不要为了抢一瞬的时间而付出一生的时间。这则广告的立意无疑是积极的,但“时间成可贵”的“成”字也无疑是个别字,于是有媒体公开提出了批评。想不到广告的设计者竟振振有词地辩解说:“我是搞设计的,看事情的角度自然和你们不同。把‘诚’字改成‘成’字,是体现创意的需要。”

    天哪,又是“创意”!

    裴多菲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已不知被各路大师搬用了多少次,早已成了一种“把女人比成花”的套路,还剩下多少新鲜感可言?而我们这位年轻的设计者似乎并不知情,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竟把它当成了曾经高歌“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夏明翰烈士的诗句。为什么要改“诚”为“成”呢?设计者的阐释是:“是为了让人们深究自己是否成为时间的奴隶,更是为了警示人们,不要以时间为幌子,忘却生命的价值。”真想不到在这样一个典型别字、典型病句后面,竟有着如此的“微言大义”。我不禁又一次为创意感到悲哀。

    创意啊,创意啊,多少荒谬、多少错讹、多少空乏,假汝之名以行!——这是一个模仿的句子,没有任何创意可言。

   网络词语十二问
                                                   吴昌博  设计
    一、 网络论坛中有“打铁”这种说法,它指的是什么意思?
    二、在网络论坛上,回帖中常常有“LZ”这个称谓,“LZ”指谁?
    三、在网上的论坛中,常常看到有人在抢“沙发”,抢不到“沙发”就抢“板凳”,“板凳”抢不到只好坐“地板”。“沙发”“板凳”“地板”各指什么?
    四、你知道网络论坛中的“拍砖”是什么意思吗?
    五、 “灌水”是指发一些没有实质性内容的帖子,以换取论坛的积分。论坛中的“灌水”者,通称“水手”。网上与“水”有关的称呼很多,如“水王”“水桶”“水鬼”“水母”“潜水”等,你知道它们的含义吗?
    六、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别以为你换了马甲别人就认不出来了。”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七、网上论坛中常见到“顶”字,比如“好帖要顶”“好帖置顶”等,这个“顶”是什么意思?
    八、网上“斑竹”“板斧”满天飞,它们指的是什么?
    九、在网上有人被称为“大侠”,他们是不是因为行侠仗义而得此称号呢?“大侠”还有被称为“大虾”的,难道它们的意思相同吗?
    十、网上常常看到有人称呼自己是“菜鸟”,这是一种什么鸟呢?
    十一、网络时代,互联网成了人们检索信息的重要途径,很多常见的资料都能从网上“下载”。你知道“下载”的含义和来源吗?
    十二、网络上常常见到“在线”一词,它译自英语“on line”。“on”是介词,意为“在……之上”,“line”可作名词,有“航线”之意。“在线”是正在航线上的意思吗?

 

容易画蛇添足的十个词(------不一定正确的个人看法)

 

    汉语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语言之一。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尤其是近百年来的改良,汉语的词汇不断增加(语义也有较好的继承性);近代以来,汉语也从各种外语那里“拿来”了很多“外来词”,从另一个方面丰富了汉语的词汇。

    有些词汇,居然在传媒发达的现代社会被人慢慢遗忘用法;“外来词”在引进时被生吞活剥,造成使用不合规范。词汇的用法历来是语言使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此,词汇使用的失当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以下是从一些报刊上看到的我认为词法失当的例子,共有十个,有“画蛇添足”之嫌。这十个词是:凯旋、士多、目睹、莅临、莘莘学子、问鼎、报刊、报道、坦克、激光。 

    那些词汇“画蛇添足”用法失当的现象在日常人际交流和各类媒体上频频出现,可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因为大部分受众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看着听着说着都挺顺的。平心而言,那些误用并没有给理解带来多大障碍,甚至反而成为正统。那就可能需要站在语言学的高度来解释了,这里仅就词法作些探讨。 

1.凯旋 (出错情况:胜利凯旋、凯旋归来、凯旋而归)

    凯旋的原意是“军队获胜归来”,专指军队的,后来才用于其他人身上。在我国现今的和平年代,“凯旋”仍然是一个常见的词汇,主要出现在对体育赛事的报道上。 

    遗憾的是很多时候用错了。在“凯旋”的前面或后面画蛇添足,如“胜利凯旋”、“凯旋归来”、“凯旋而归”,这些都是不恰当的。 

    “凯”本义是“军队取得胜利时吹奏的乐曲”(现在还有一个不算生僻的词叫“奏凯”,也是同义),《礼记·表记》有言:凯以强教之,即以胜乐为训。宋人刘克庄在其《破阵曲》也有“六军张凯声如雷”之语。因此,这个“凯”被引申为获胜的意思。 

    “旋”,《说文》中解释为“周旋,旌旗之指麾也”;《小尔雅》直接解释为“还也”;《字林》也解作“回也”,即返回之意。《说文》的解释和《小尔雅》、《字林》的解释看起来有点不相关,但从“还”的读音可以考察出来,除了常见的“hai 2”和“huan 2”外还有一个“xuan 2”(《古汉语字典》巴蜀书社),可见“旋”的解释从“旌旗之指麾”到“返回、归来”是有原因的。 

    “凯旋”本来就包含了“胜利”和“归来”两个意思了,因此,在其前面加“胜利”或者在其后面加“归来”、“而归”都是不必要的。 

2.士多 (出错情况:士多店)  

    “士多”是个外来词,源于英语“store”的英译,在港澳地区所在的珠三角用得比较多,由此推断,“士多”这个舶来品很可能是在香港上岸的。

    在珠三角地区的很多城市,比如香港,比如广州,都经常可以看到“X X 士多”的店名。可惜的是,“X X 士多店”的招牌也有不少。

    英语“store”是“店”的意思,其音译“士多”自然也就是“店”的意思。在“store”的音译“士多”后面再加个“store”的意译“店”,似无必要。 

3.目睹 (出错情况:亲眼目睹) 

    这个很可能说不上是错误,因为绝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说“亲眼目睹”跟说“亲眼看见”那样:很自然、一点都不别扭。而大家也一直这样用着,可以说已经“约定俗成”了,从语言的功能角度来看,既然大家都这样说并且彼此明白,那就是对的,充其量说是“语言上的特例”,而不至于说是“错误”。

    而“目睹”究竟不等于“看见”,“目睹”在《现代汉语词典》上的解释是“亲眼看到”,这就意味着在“目睹”前面加“亲眼”是多余的。

.莅临 (出错情况:莅临前来、前来莅临)  

    “莅临”是个书面语意味很浓的词汇,有着到位的表敬功能,因此在官方一点的场合,作为下级的人都喜欢用。 

    在各个机关或其它单位,如果有领导来,“莅临”这个词很可能就会出现在大门口的红色欢迎牌上。这并无不可,问题是“莅临”这个书面语很多人只知道是表示尊敬的,却不知道它的准确意思,于是出现了“欢迎 X X 领导前来莅临指导”或“欢迎 X X 领导莅临前来指导”。 

    其实“莅临”本来就是“来到”的意思,只不过是专指“上级对下级的光临”,因此在“莅临”的前面或后面加“前来”都是“画蛇添足”了。  

5.莘莘学子 (出错情况:一些莘莘学子、莘莘学子们) 

    “莘莘学子”一般用为成语,其用法跟“芸芸众生”差不多。但从其结构来看,似乎又不是成语那么简单。关键在于“莘莘”这个叠字构词法。汉语中很多类似结构的词,但不见得都是成语,比如“茫茫大海”、“皑皑白雪”、“累累伤痕”…… 

    撇开那些不说吧。 

    《国语·晋语》中出现了“莘莘征夫”,其注为:“莘莘,众多。”枚乘《七发》里“莘莘将将”的“莘莘”也注为:“莘莘,多貌也。”由此可见,“莘莘”是“众多的”意思。“莘莘学子”也就是“众多的学生”之意。而从词性来看,“莘莘学子”像是一个名词,一个集合名词。 

    那么,集合名词前面加“一些”或者后面加“们”,就好像说“一些人民”或者“人民们”那样,总是有点别扭。 

    另外,想起有次听演讲的趣事,演讲者把“莘莘学子”读成“辛辛学子”,听到台下暴笑之后改口,居然是“宰宰学子”…… 

6.问鼎 (出错情况:问鼎冠军) 

    在对体育赛事的报道上,很多时候都会用上“问鼎”一词,不过常常是蛇足为“问鼎冠军”或“夺冠问鼎”。 

    “问鼎”典故,出自《左传·宣公三年》:楚庄王为讨伐外族入侵者,来到洛阳并检阅军队,不怀好意地询问周定王派来慰劳的大夫王孙满周鼎的大小轻重,王孙满答道:政德清明,鼎小也重,国君无道,鼎大也轻。周王朝定鼎中原,权力天赐。鼎的轻重不当询问。 

    于是,“问鼎”就有了“图谋篡夺王位”的意思。 

    报道体育赛事用问鼎,大多都是跟“冠军”、“夺冠”等相关的,问题是怎样用比较合适(很多人把“问鼎”当成“夺得”用了)。

    “问鼎”,询问鼎,移于体育比赛,询问“冠军”、“金牌”、“奖杯”,因此,用“问鼎”,“冠军”、“金牌”、“奖杯”是替换了“鼎”的。所以,再加“冠军”就显得多余了。  

7.报刊(出错情况:报刊杂志) 

    报刊杂志,乍一听好像没什么不妥一样,细细一想才觉不对。

    报,报纸;刊,杂志。“报刊”在《现代汉语辞典》中,直接解释为“报纸和杂志的总称”,因此,在“报刊”后面再加上“杂志”,多余的了。 

8.报道 (出错情况:新闻报道) 

    新闻报道,呵呵,连《人民日报》、CCTV都整天挂在嘴边,可能错吗?

    我也没敢说那一定错了,只是觉得颇可玩味。

   《现代汉语词典》对“报道”的解释:1.通过报纸、杂志、广播、电视或其他形式把新闻告诉群众;2.用书面或广播、电视形式发表的新闻稿。

    既然无论如何,“报道”都跟“新闻”脱不了关系,又何必在前面加上“新闻”呢?

 9.坦克 (出错情况:坦克车) 

    1915年,英国政府采纳了E.D.斯文顿利用现有的冶金技术,结合发动机、履带、枪炮制造技术生产坦克的建议,于1916年生产出了世界上第一辆坦克。

    为保密起见,英国将这种新式武器说成是“tank”(水箱),这一名称被沿用下来。

    “坦克”即是“tank”的音译。可见,“坦克”一词是独立的,已经足以表明意思,没必要再加“车”。  

10.激光 (出错情况:镭射激光) 

    其实,“镭射”就是“激光”,“激光”就是“镭射”。

    “镭射”也是个舶来品,是英文“laser”的音译。“laser”为“Light Amplification by Stimulated Emission of Radiation”的缩写,即“光受激发射”,1964年钱学森建议将中文意译名“光受激发射”改称“激光”。 

    可见,“镭射”和“激光”是同义词。

    报上的文写得有点莫名其妙,“孔明大战诸葛亮”。  

现代汉语则承袭了古代汉语典雅、得体的特征。尤其和人打交道,一张嘴就是谦辞、敬语,自然要讲究尊卑长幼。谦称和敬称都涉及对人的称谓,这些语汇有固定的说法。过去有“家大舍小令外人”的七字诀:“家”、“大”,是自称长辈和平辈家人的谦称,如“家父”、“家母”或“家兄”等等。“舍”、“小” ,则完全是谦卑的自称,即当着别人称呼比自己辈份小或年龄小的家人,如“舍弟”、“舍妹”等等。“令”、“外”、“人” :令,美好的意思。凡称呼别人的家人,无论辈份大小,男女老少,都冠以“令”字,以示尊敬,如称别人的父亲为“令尊”、母亲为“令堂”、妻子为“令阃”、哥哥为“令兄”、妹妹为“令妹”、儿子为“令郎”、女儿为“令嫒”等。

    成套的外交辞令,似乎在骚首弄姿,很虚伪;但是,作为礼仪之邦的中国人,应该具备这点基本常识,否则,就会弄巧成拙、贻笑大方。以下是三个很容易用错的称谓,挑拣出来,请列位上眼吧。

    (一)乃父、乃师——不是他的父亲、他的老师;而是你的。

(下图:诗人陆游给子孙留遗言)    这个近乎文言文的称谓,经常被现在的文化人揪出来引用。最常见的是领导讲话、序言后跋之中,大人物要摆摆老资格、说说“想当初”,便以客观公允的语气,联系人家的先生或者祖宗十八代:“某某人,作品如何优秀,风格如何突出,颇有乃师(或者乃父)之风。”本想拉些老人、名家来陪绑,孰料,搬来个驴唇不对马嘴的“称呼”,没做成好人,防到辱没了自家名声。“乃”,是第二人称代词,“你”的意思;而不是第三人称代词。陆游在《示儿》诗里说:“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乃翁,是“你父亲”,代指诗人自己。看来,把第二人称、第三人称颠倒了,意思就非常滑稽。

    (二)夫人——不要这样叫自己的老婆;应该留给别人的太太。

    这个称呼遍地流。特别是打领带、坐席面的场合,那些和老公在一起的女士,常被尊称为“夫人”。这样抬举别人的老婆,当然可以;偏偏有人鹦鹉学舌,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老婆,也说:“这是我的夫人。”《辞海》里明确标注夫人这一词条的五种解释:1,周代称诸侯的妻子;2,古代称帝王的妾;3,命妇的称号;4,妇人的尊称;5,尊称对方的妻子。可见,称女士为夫人往往是礼多人不怪,在家里,跟自己的老婆叫夫人也无可厚非,但最露怯的是,在正式场合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老婆,张口闭口叫“我的夫人”。古代妇女没资格抛头露面、登堂入室,男人们便牛哄哄地谦称为“拙荆”、“贱内”、“内子”,显然,这种老掉牙的词儿已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箱;但在大庭广众之下介绍自己的老婆是“我夫人”,似乎就有点脸皮厚了。比如,人家客客气气地问:“您贵姓?”回答必须是:“免贵姓……”;而不能自我介绍说:“我贵姓……”外交辞令,讲究严格的尺寸,这是最起码的文化修养,不应该弄错。

    (三)兄——不一定指哥哥,不一定限于男性。                                  

    兄,指哥哥;在文化人的交往中,则超出了这个意义,朋友互相尊称便启用这个词儿,书面体中尤为常见,比如,仁兄、学兄、大兄……甚至干脆称为“某某兄”。首先,关系密切的哥们儿之间,可以这样文雅地称呼。古代同科进士,年龄相差悬殊,甚至奶油小生和老糟头子们同出一门。没办法,肩膀齐为弟兄,即便相隔60岁,也只能以“年兄、年弟”相称。此外,普通长者也可以这样亲切地称呼年轻后学——当然,年轻人千万别不识抬举,万勿这样称呼尊长。还有,男人也可以这样恭敬地尊称女士。鲁迅先生和学生许广平恋爱,他们的情书被编辑成著名的《两地书》。两人之间,便是以“兄”相称,既亲切,又持重,颇为得体。兄,已经派生出了“先生”的意思,比所谓“师长”的感觉,更平易近人。我认识一位女作者,采访过冰心。冰心热情地赠书题款,写道:某某兄指教。那位女作者居然把这段经历作为笑话,逢人便说:冰心分不清男女,白纸黑字的题赠不得体。殊不知,这位女士还未弄清“兄”的另一种含义。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解释〗指军队未行动时就像未出嫁的女子那样沉静,一行动就像逃脱的兔子那样敏捷。
〖出处〗孙武《孙子·九地》:“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
〖示例〗古人说‘~’,也是不动的时候要像大姑娘深藏闺中,动起来像脱网的兔子那么快。
参考资料:★姚雪垠《李自成》第二卷第35章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