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语文【小学版】

教语文能用好教材,举一反三者则事半功倍

 
 
 

日志

 
 

方塘之外(之一)  

2011-07-05 22:35:20|  分类: 文学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香

       我家窗台上,有一排小盆景。最东端,是一盆往下垂掉藤蔓的草本

植物。不像兰草,肥厚颀长的条形叶儿,油绿而鲜亮,端庄而优雅,一

派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之仪态。也不像吊兰,繁茂葱茏,挤挤挨挨,多

姿多彩,跌荡奔放,翠绿呵护碎小的白花,颤巍巍地,一种小家碧玉的

雅致,让人好生爱怜之心。也不像我们的各种仙人球,芦荟,沉静从容,

波澜不惊,宠辱皆忘,一副超凡脱俗的仙家之气。更不像那“蚊子树”,

风风火火,泼泼辣辣,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才剪枝几天,呼啦啦就又

长复原了,让你不得不敬畏生生不息旺盛的生命力。

       分币大小的叶片,相对而视,相伴而生。凹下的沟壑,透出淡淡的脉

痕,稀稀拉拉缀在一根纳鞋底的索子粗的茎上,垂下无力的藤儿。为什么

不向上攀爬?是羞于自己的尊荣,没有底气以那些旺盛的生灵们为伍?我

常常一边给它浇水,一边情不自禁地把冷笑压回嘴里,吞下肚去。

        它是我们一家清明那天,扫墓归途,车过天兴洲大桥时,身边一位

似乎来自农村的中年人,手提袋满满塞着的一种叫不上名字的野草。蹂躏

的绿色中,细小的淡紫色的花儿,很精致,也别致。我问那位中年人,他

说那是“丁香”。丁香?我的记忆里丁香树是乔木,怎么是草本植物呢?

我还是忍不住冒昧地向那人索要一棵“丁香”。拿在手上,那细如米粒

的罄口形小白花,精致而玲珑,一股清新袭来,近前一闻,还蛮香呢!我

更加喜欢它了。它来自哪里,我不知道。大深山里?田野上?农家菜畦旁?

我爱怜地用很软的袋子,包得好好的,给它腾出一个空间,生怕弄坏了它。

一回到家,我就用最好的一个花盆,填装上营养土……可是,没有几天,

它死了!

       望着那小巧的叶儿像一团乱纸揉搓过,又从水里捞起来狠狠地扔在

垃圾里,难看不说,简直有些恶心。我正想连花盆带那野草儿一起扔掉,

手不禁停住了,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要停下来。在给其他花草们浇水的时

候,我还是习惯性地给它一点水。奇迹发生了!一日,我给它浇水时,

发现它的茎居然返青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一如既往的浇水,一如既往

的期待……

       如今,它依然没有我们的兰花那样肥厚颀长的条形叶儿,油绿而鲜

亮,端庄而优雅,没有吊兰,繁茂葱茏,挤挤挨挨,多姿多彩,跌荡奔

放,没有我们的各种仙人球,芦荟,沉静从容,波澜不惊,也没有我们

的“蚊子树”,风风火火,泼泼辣辣,枝繁叶茂,但是,它毕竟存活下

来,像模像样地伸展它的身姿——细长的藤萝两尺有余,如旱季的瀑布

一样,细小的绿瀑纷披,不去挤占窗台上其他的绿色大王们……

        说不清我为什么时常来看看它,多给它一些水;总想多看几眼这特

别的“丁香”。它并没有期许我什么,哪怕是那一丁点的香气的期待,

不禁蔓延起无边的思绪。不经意间,思绪的蔓儿,再次融入这株顽强的

细茎,从它细细的经脉里似乎听得见自己的脉动,而且很奇怪,眼下,

它并没有到开花的时期,连花蕾也不见,怎么就闻到它阵阵的芳香呢?

的确,它有一股特别的芳馨,任凭世间风往雨来,依旧充满希望,独

自坦然地运行在自己的生命轨迹里,尽管有颠簸,颠簸里有心悸,还

可能随时的永诀;不曾艳羡,或者不曾用余光扫掠属于别人的鲜亮,

勤勉地吮吸着阳光,极尽所能地铺展着自己的风景……

      哦,我的“丁香”……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