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快乐语文【小学版】

教语文能用好教材,举一反三者则事半功倍

 
 
 

日志

 
 

文趣广泛的杜甫  

2017-01-03 12:39:55|  分类: 读书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趣广泛 琴棋书画样样会的杜甫

杜甫:文趣广泛 琴棋书画样样会

诗圣杜甫出生于儒术为业的家庭,有浓厚的积极入世、忧国忧民的思想。他的诗作大多呈现一种沉郁顿挫的风格,并给人留下一个身体瘦弱、面容憔悴、眼神忧郁的落泊诗人的形象。但如果你认真仔细地研读他的诗作就会发现,真实的杜甫还有着非常生动的一面。他其实也是一个乐观旷达、幽默风趣的人。即便是那样的仕途蹭蹬、又遭乱世、历经颠沛流离,但是他对生活的态度始终是热情洋溢、兴趣盎然的。

杜甫极有才情,他的文化趣味十分广泛,琴棋书画样样都会。

先说琴。杜甫未必是弹琴高手,但肯定他是会弹的。夔州时期,在《过客相寻》一首诗里有这样两句:“地幽忘盥节,客至罢琴书。”可见有客人来拜访他的时候,他正在弹琴看书。杜甫的好友房琯有个门客叫董庭兰,亦称董大,被当时著名诗人李颀称为“通神明”的弹琴高手。杜甫跟他也很熟悉。想必他俩曾数次切磋过琴艺,没准还受过董大的指点。

再说棋。这里说的应是围棋。杜甫对弈棋有着浓厚的兴趣,有诗为证:“楚江巫峡半云雨,清蕈疏帘看弈棋”(《七月一日题终明府水楼二首》其二),“置酒高林下,观棋积水滨”(《赠王二十四侍御契四十韵》),这是讲的是杜甫喜欢一旁观棋。古人认为,下围棋是一种清谈,即“手谈”,当然诗人自己也有下棋的嗜好。“且将棋度日,应用酒为年”(《寄乐州贾司马六丈、巴州严八使君两阁老五十韵》),竟然把弈棋饮酒当作居家过日子的行当。弈棋应有朋友。早年有江宁道士旻上人,后来有达官房琯。“棋局动随寻涧竹,袈裟忆上泛湖船”(《因许八奉寄江宁旻上人》),“对棋陪谢傅,把剑觅徐君”(《别房尉墓》),讲的就是他上边所说的两位棋友。杜甫还有一位特别的棋友,就是他的夫人杨氏。“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江村》),妻儿随身为暖,下棋、钓鱼乐不可支。这是讲老杜入川后一段生活较为安定、心情愉悦的一种状态。因为酷好弈棋,老杜又情不自禁地拿棋局来比喻世事的变化,“闻道长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胜悲。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异旧时”(《悲秋八首》其四)。围棋虽属“小数也(小技艺、小智谋),不专心致志则不得也”(《学弈》)。杜甫下棋肯定是很用心的。虽然他并非棋艺高手,但他能和名家过招,棋艺应是不错的,肯定不是臭棋篓子。

杜甫:文趣广泛 琴棋书画样样会

杜甫也善书。他说自己九岁时已能够手擎大毛笔写擘窠大字了,“九岁书大字,有作成一囊(《壮游》)”。为此曾口出狂言:“功书翰,有能名”,试与东晋王羲之比高:“凤凰池上应回首,为报笼随王右军”(《得房公池鹅》)。明人胡俨有评:“尝于内阁见子美亲书《赠为八处士》诗的墨迹,‘字甚怪伟’”(马宗霍《书林藻鉴》),可惜历史早已风化了杜甫“怪伟”的墨迹。猜测杜甫书法的笔画应是偏瘦的,因为他说过“书贵瘦硬方通神”(《李潮八分小篆歌》)的话。杜甫见过张旭的书法作品(《殿中杨监见示张旭草书图》),很欣赏张旭的草书,热情洋溢地把张旭写进他的《饮中八仙歌》中,赞誉其为“草圣”。因为杜甫不像李白那样曾经留下一点书法作品,如他的手书《过阳台帖》,因此我们不好说老杜的书法造诣有多深。但我们从他对李潮小篆、张旭草书的评价来看,可以断定他对书法极为爱好,是个地道的门内汉。

相比之下,杜甫对书法显然不如对画的兴趣大。他有一帮画家朋友,画马的韦偃、曹霸,画山水的奉先的一位姓刘的县丞、蜀人王宰,画鹰的姜楚公,画鹤的一位薛姓官员等等。杜甫曾经请韦偃在其成都草堂的东西墙壁上画了两匹马(《题壁上韦偃画马歌》)。一个派头十足,“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的王宰,也曾经给杜甫画过画(《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杜甫《丹青引——赠曹将军霸》一诗中的曹霸,他是盛唐画马大师,安史之乱后,潦倒漂泊,后在成都与杜甫相识。杜甫十分同情他的遭遇,热情地为他写了诗。杜甫以诗摹写画意,评画论画,诗画结合,富有浓厚的诗情画意,具有独特的美学意义,在中国美术史和绘画批评史上有一定的认识价值。以诗为画家立传在中国诗歌史上这是一个范例,直到现代社会凡以“丹青引”为名的各类作品都源自于此。

琴棋书画之外,杜甫也喜欢欣赏音乐歌舞。《吹笛》诗曰:“吹笛秋山风月清,谁家巧作断肠声?风飘律吕相和切,月傍关山几处明?”吹笛人如果知道一位大师是自己的知音,一定会感动莫名的。“佳人绝对歌,独立发皓齿”(《听杨氏歌》),杜甫一生因为交游很多达官贵人,像这样在筵席之上听佳人唱歌的机会一定很多。他懂音乐,声乐器乐他都懂,都能引起共鸣,因而都有讲究:“老畏歌声断,愁随舞曲长”(《江亭王阆州筵饯萧州》),“不须吹急管,衰老易悲伤”(《陪王使君晦日泛江就黄家亭子二首》其二)。杜甫晚年漂泊到湖南潭州,有一次见到早年在长安时已很熟悉的唐玄宗宠幸的宫廷歌手李龟年也流落于此,故友相逢,自是分外高兴,也很伤感,便写下了著名的七绝《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音乐家和诗人一样沦落天涯,两人遭际的命运,互为镜像,流露出无尽的沧苍之感,让世人唏嘘不已。老杜写下的这首诗,不仅把在开元、天宝年间闻名的音乐家记录在了史书和音乐史上,还把李龟年这个名字留在了每一本唐诗选辑中。

杜甫对舞蹈艺术的喜爱,充分反映在《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这首诗里,公元767年农历十月十九日,夔州别驾元持家里举行宴会,杜甫作为来宾应邀参加。宴会上临颖人李十二娘跳剑器浑脱舞,杜甫十分欣赏,就问李十二娘的师傅是谁,结果得知是天宝年间著名的宫廷舞蹈家公孙大娘(不是老大娘!是大小姐的意思),这引起了杜甫对公元717年自己在家乡偃师观看公孙大娘舞演剑器浑脱的深情回忆。“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公式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公孙大娘妖娆地舞动着“剑器”(一种戎装舞蹈),节奏铿锵,随波翻转,如蛟龙腾空,又如潜鱼入海,诗人的描述声色兼备,十分传神,遂成为古今描述舞蹈最有名的诗篇。要知道,公元717年,杜甫才6岁,小小年纪对舞蹈这门艺术的喜爱是常人难望其项背的。

今天在互联网时代,早就没有多少人追捧杜甫了,也很少有人静下心来读杜诗。但我觉得杜甫追求文化趣味的那些美丽诗章越读越让人亲近。不管世事如何变迁,生活如何令人生愁,人越老阅历越多,就越想靠近杜甫。我想,要是有可能跟杜甫做朋友,一起弹琴听乐可以,纹枰之上杀几盘可以,切磋一下书法绘画艺术可以;如果你足够风雅,还可以相约一起去听听音乐会,观看几场舞蹈表演,甚至兴致来了还可以邀约几位朋友去农村小河边钓钓鱼。如此这般,生活在趣味之中的人生是极有意义的。文化趣味是人生的根底。关键是有趣味,因为它是美,也是善。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